师恩深深
发布时间:2021-5-21 20:25:05 浏览次数:253

恩深深

程根云等

       高安师范,一所改变我人生命运的母校!高安师范,一所缔造我幸福家庭的母校!女儿、妻子和我,都烙上了高安师范的金印!时光如梭,离开母校已有33年,但总无法忘却昔日母校的娇好容颜,无法忘却老师的谆谆教诲,无法忘却同窗的深情厚谊,时时勾起女儿、妻子和我的美好回忆。谈及在母校时的往事,女儿、妻子和我,都感慨万千,如数家珍一样互诉师范趣闻,一股浓郁的师范氛围在我的幸福小家扬溢,一份温馨的亲情恩情在一家三口的心田滋润,正如家乡的桂花一样香远溢清……

 

女儿:还想做个师范生

 

       我叫程璆,是2007年9月上的高安师范,记得我刚考上师范的时候,适逢高安师范改名为宜春学院高安校区。我一直崇拜我的父母,自幼看见父母在黑板上写漂亮的粉笔字,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地讲伟人的传奇故事,便从心底萌发了要重走师范路的美好理想。正是父母潜移默化的正面教育和影响,让我坚定了献身教育事业的信念与追求。我常常对父亲说,长大后我要成为像爸爸妈妈一样的伟大的人民教师。我在高中毕业填报志愿时,义无反顾地填报了父母的母校,也就是现在的宜春学院高安校区。我希望梦想从这里启航!在这里,我度过了三年充实的、至今难以忘怀的快乐时光!毕业后,我常在梦中重返校园,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学友。梦醒后,我难以释怀,很想很想再回到高安师范,重新抱起课本,去凤仪书院看书,去艺术楼练习乐谱,站在矗立的琴房走廊上,俯看匆匆行走的学子,俯看正在诵读的书友,俯看郁郁葱葱的花草,俯看古色古香的四合院……啊,这是快乐的校园生活,这是纯真的青春时光,这是养尊处优的浪漫之旅!

 

妻子:在母校有了好教养

 

        我叫熊华女,1983年9月,我与我的爱人程根云同时考入高安师范。我的班主任是丰城石滩的肖士云老师,算得上老乡。我打心底里觉得,做高安师范的学子是幸福的,是快乐的,是光荣的,是自豪的!

        我在母校特别爱打篮球,我爱人也爱好体育,正因为有了共同的兴趣爱好,才使我们俩在母校的怀抱中萌生了爱的幼芽。不过,那时候,我觉得我们俩的爱慕之情多半属于友情,这友情是纯洁的,是高尚的。我们俩是同乡,在母校的学习生活中,根云常常关心我,照顾我。他对音乐体育的痴迷时常打动我的心。

        我的班主任肖士云,是我的数学老师,她每个星期都要带领值日生劳动。她不但指导学生打扫,还亲自捡垃圾、清理水沟,不怕脏,不怕累。正是在肖士云老师以身作则的影响下,我在母校养成了热爱劳动的好习惯。在我眼里,劳动似乎是一场有趣的游戏活动,把玻璃抹干净了,把桌子擦干净了,把纸屑捡干净了,把地面拖干净了,我的心情也变得清爽了许多。直到现在,我还是那样热爱劳动,光亮的地板,洁净的灶台,整齐的衣物,有序的图书,都留下了我忙碌而愉快的身影。

 

我:老师的关怀影响一辈子

 

        在高安师范,我曾经学会了钢琴、小提琴、扬琴、二胡、笛子等所有的乐器而被同学羡慕,也曾在田径赛场200米跑、1500米跑、跳远、标枪、掷铁饼等全能运动中让啦啦队欢呼雀跃。当年时光,几乎恍如昨日,又好像已经遥远得如同前生记忆。人生之路正在呼啸前行,我们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吗?

        我的班主任是李秀英,教数学,特别敬业。李秀英老师早上手把手地教学生叠被子,与学生一起锻炼身体,晚上又亲自到寝室里查房,特别关心学生生活。这是我阔别高安师范33年所不能忘怀的事情。

        高安师范老师的谆谆教诲,对我影响深刻而难以忘却。让我获得知识的同时,学会了为人,学会了做事,学会了管理。在老师春风化雨的点化下,我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、道德观和价值观。面对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,母校的培育给了我经受艰苦生活磨炼和考验的勇气,也引导我坦然面对人生道路上的荣辱与甘苦。正是母校老师的辛勤教育,使我日后能踏踏实实地走好每一步,从教师岗位走向管理者岗位,从管理者岗位走上领导层岗位。

 

三口之家:幸福来自于母校的恩泽

 

        还记得那首校歌在晚会合唱,秀丽的锦江水在心中流淌……还记得那座浮桥在江上悠荡,多少个夜晚与校友踏上浮桥,任晚风轻拂着青春气息的秀发;还记得晨钟文学社播发的诗文稿,似懂非懂地在纸上认真地记下一两行;还记得一张张盖着印章的饭菜票,在食堂窗口边一口气买下八个肉包;还记得印有高安师范字样的开水瓶、饭盒、被子和枕头,陪伴我青春三年的无虑无忧;还记得第一次去桥头公园拍艺术照,那神情一点也不亚于明星风采;还记得看电视新闻联播的时候,与大家一起练着毛笔字,不小心染黑了白衬衫的袖口……

        淡泊以明志,宁静以致远。身许太阳般光辉的职业,担负传道授业解惑的使命,承载莘莘学子美好梦想的重任,我们应当不断努力,孜孜以求;我们应当不断拼搏,敢于担当;真正让每一个学生求学有成,无怨无悔,真正把每一个学生当自己孩子看待,润物无声。我们无法像草木一样在母校长久生长,当读满三年的高安师范,我们就要离开娘家,嫁到遥远的山村小学去!饱含泪水与依依不舍的我们,能带走的是什么,恐怕不应当仅是一纸文凭,也不应当只是腹有诗书的才华与抱负,而更多的还是来自娘家的人文关怀。这是一笔珍贵的妆奁,是重于泰山的师范恩情,是金钱换不到的精神财富,也是我们对于母校的认同与归属。因为人文关怀里有人生,有学问;有风骨,有气度,有我们彼此的家园与育人情结。